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而此无变;滋味有厌

  虽然,《酒狂》的弹奏难度不算高,只是古琴四级水平,但因为它独特的魅力,吸引了一大批名家来演绎。每个琴家对乐曲的处理,快慢、强弱、浓淡、刚柔、收放、渐突都不尽相同,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再加上每人的气质、年龄、地域又各自不同,就是同一人在不同的时空弹出的效果也不同。我听过刘少椿版的厚重沉稳,省略了跪指2小节;张子谦用明琴“惊涛”演奏的版本,清丽逶迤,余音缭绕,恍如隔世;吴景略版华彩多变,如喝喜酒,余兴未尽又加了3小节;成公亮版如酒里渗进了黄河之水;龚一版如品洋酒,端着高冷的架势;如山法师版如闲云野鹤,脱尽尘嚣气;陈熙珵版如鉴湖女侠巾帼不让须眉,但后面部分有间不容息、密如针脚之感,稍露女儿态;陈雷激版青春洋溢,所操的是宋琴“浪石泉”,却如与初恋脉脉含情……

  但是,音乐是时间性的艺术,不像有形的东西那样便于保存,许多古曲不是失传,就是面目全非,能保存下来的,简直是凤毛麟角。那么,又是谁记载了《酒狂》的曲谱?他就是《神奇秘谱》的编纂者——朱权。说到朱权,大家不一定都熟悉,但是他的父亲——明太祖朱元璋,那可是无人不晓,他的九世孙——八大山人朱耷,也是大名鼎鼎。《神奇秘谱》究竟神奇、神秘在哪里?原来,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古琴曲集,成书于1425年,收集了从汉魏到宋元时期共六十四首琴曲,具有很高的使用价值和史料价值。《酒狂》就收于《神奇秘谱》上卷“太古神品”十六曲中。朱权认为此乃太古之操,昔人不传之秘,故无点句。他为《酒狂》写了这么一段题解:“籍叹道之不行,与时不合,故忘世虑于形骸之外,托兴于酗酒,以乐终身之志。其趣也若是,岂真嗜酒耶,有道存焉。妙在於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正是这份题解,道出了阮籍的真性情——名为酒狂,却绝非饮酒之狂徒。当时的朱权能做到只是用减字谱来记谱,只有左右手的指法,没有具体的节拍,还不能断出句点。因历史上琴道素有“传曲不传谱,传谱不传句”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