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一瓶中国裸酒的20年嬗变之谜与2.0时代之梦

再说买酒的那头儿,不少企业单位、机关食堂和外出跑业务的人士意见也不小,或明或暗地抱怨:古贝春酒厂出了五星级古贝春是大好事,武城人扬眉吐气,招待客人和礼尚往来用了真有面儿,可这用多了是真花钱呐,这酒厂就不能出点简装的好酒,咱也不白用,多少让酒厂回个本,就当做广告了,又替古贝春扬名又节约了招待费用,岂不是正而八经地“多快好省”?

中国裸酒,揣度再三终是无法给这样一款自带东方哲学特质、“谜一样”的白酒再起一个更加直抵本质又显示其不二地位的名字。或许,我试图说出20岁的古贝春白版酒的所有秘密,这本身便是可疑且徒劳的。但是,当2019年4月山东省第81届春季糖酒会上,古贝春“双白版”的首秀强势吸睛,宣告在这个生机勃发的春天,古贝春集团白版酒“双剑合璧”正式进入“白版2.0”时代,做为一名见证古贝春白版星途的“骨灰级白粉儿”,“告诉您白版的真相”便成为我欲罢不能的笔触指向。

20年后的今天,说起“古贝春白版”,大多数人会想当然地将其归类为一件“概念营销”的优秀案例,认为古贝春人先是完成了“白版”概念的打造,继而顺理成章开启了“光瓶酒营销”的先河,接着引起了众多白酒企业的群起效仿。也就是说,在大家看来“白版”是概念、是手段,而“营销”是其终极目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凡事有弊有利。古贝春白版酒在与外部的博弈中变强大、变规范,从废旧外箱到草纸小箱再到白版纸箱,在2016年前后完成外包装与相应知识产权的注册,从“内招”到“白版”,从“含量”到“质量”,在2017年满十八岁后完成了规范化标识,终成款款走来的气质新娘,在众望所归中迎接市场热切的目光。

说到“水晶之恋”与“中度酱香”,这是两款古贝春公司自去年以来陆续研发成功的一浓一酱两款白版酒,预示着古贝春步入“2.0双白版”时代,更意味着古贝春白版酒在经过了十八岁成人礼后,厚积薄发从容淡定而又水到渠成地完成了从“内招”到“白版”,从“产品”到“商品”的漫长而又利落地转身。

大道至简,大美无言,车轮滚滚,终将向前。关于水晶白版与中度酱香白版的2.0时代,现在定论为时尚早,但我分明看见,那双剑合璧的一对儿,像越来越远越走越高的佳人,在举目艳羡与千呼万唤中,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款款而行,拾级而上,正在走向华夏酒峰之巅……

是怎样“其貌不扬”而“气质绝佳”的一瓶白酒获得如此至高评价?又如何20年风起云涌为世人所熟知?这还得要从这酒诞生的源头说起——

1998年,古贝春酒业新一代掌门人周晓峰上任的第三年。伴随着嫁接五粮液工艺成功开发的“五星级古贝春酒”摘得“山东名牌”桂冠,古贝春这艘一度搁浅的大船终于校准了航向再次远征,为古贝春白版酒的出生做好了原酒品质与勾调技艺上的双重准备。

我说的条件限制是客观存在的。比如说对“好酒”标准的理解与基酒的筛选就是两大所限。什么是好酒?什么是受欢迎的好酒?“健康、好喝、不易醉、喝多不头疼”这是周晓峰给出的标准,对此吴兆征深为认同,同时又觉得这看似最低要求,其实却是最高标准,要做到实属不易。就比如说“好喝”这个词,标准完全是模糊的,是见仁见智的,如同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大江南北众口难调又如何给“好喝”下一个准确的定义?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吴兆征需要做广泛的市场调研,在市场的琳琅满目中拨丝抽茧找到“好喝”的最大公约数。再说基酒的选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吴兆征坦言,1998年古贝春公司虽说有了品质上乘的五粮型古贝春原酒,但11个小型班组的规模产量还不大,优中选优够得上一级原酒的产量更是不多,同时因为产量小,原酒的老熟就需要更长的周期……老吴担心既便是勾出了小样定了型,也无法批量生产,他担心优质基酒的供应“有前劲没后劲”,从而使品质稳定性难以保证。

专门的招待酒出来了,五星级古贝春就撤出了公司的食堂,再有客人来公司就餐或品鉴,喝酒的“画风”就变了:咦?原来古贝春酒厂还有自己密而不喧的宝贝,旧瓶装好酒——自个偷着乐不说,关键是这酒确实好!借用地方“四大名喝”之一——江湖人称“从地球到太空,谁也喝不过尹宝生”的尹老前辈之言,那简直就是把“好”放小车上——推(忒)好了。

公元1999年6月1日,古贝春白版酒像个娃娃,选择了在一个昭示纯净、富含朝气的日子呱呱降临。

一瓶中国裸酒的20年嬗变之谜与2.0时代之梦

楔子:素面朝天

关于基酒的供应保证问题,周晓峰给吴兆征吃了颗“定心丸”——最好的原酒无限制供应。周晓峰为这“底气”给出两个理由:其一,由生产副总张庆昌亲自带队赴五粮液学习小组学成归来后,经过一年的“传、帮、带”,“五粮液操作法”已经在全部班组中成功复制,基本解决了各班组间产质量的不平衡问题,原酒综合产质量已经大辐度提升;另一方面,除了勾调环节的总工程师吴兆征外,古贝春公司在酿造环节同样有“国宝级”利器——古贝春传统酿造工艺传承人、总酿酒师董福新,眼下正融合五粮液与古贝春工艺于一炉,针对南北气候差异造成的原酒产出品质与风格落差,取得了多项工艺改革的成功,实现了出酒率与取优率的再次提升。这样,莫说眼下研发阶段,即便将来批量使用,按现在的招待和礼赠规模来计,优质原酒的供应及周期问题都不在话下。

喝得酒好了有面子,用的量大了费银子。时间一长,卖酒的和买酒的都沉不住气儿了。先说卖酒的这边儿,眼瞅着公司餐厅里堆起来的精美的废包装天天往锅炉房里送,高档空酒瓶天天当碎玻璃往外拉,干商业出身的周晓峰心疼了,他开始琢磨:这连喝带送的,光包装这一项得多大浪费?!再说了,包子有肉不在褶儿,来厂里喝的,是喝酒不看瓶。咱往外送的,人家更是知根又知底。这连喝带送的着实不是小数,如果把多余的包装去掉,三下五除二、四上一去五,一天、一月、一年下来得省下多少钱呐?算盘一拨拉,周晓峰着实吸了口凉气,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一年省下得钱能给全体员工开半年工资!

2010年,阳春三月的一天,北京,某会场。人头攒动,镁光频闪,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古贝春集团当家人周晓峰的手被某位领导温润的握着,听着工作人员的介绍,领导和蔼地笑着说:我记起来了,你们那个酒我还真喝过一点,光瓶的,酒不错,包装还不浪费,这个应该提倡。随即,又对围观的众人说,是家宴哟,不违反纪律。领导如此随和,大家一同笑了。后来,领导秘书悄悄告诉周晓峰,领导说的那次家宴,是家里给领导孙辈办“满月酒”的那次——两桌饭,都是领导的家人,且因多是女眷,领导又日理万机并不确定能否到场,所以备的饮品以红酒和饮料为主。结果,领导难得抽闲赴宴,席间又来了兴致想喝点白酒。这是个突发状况,正所谓急中生智,秘书想起车里还有两瓶头几天朋友间喝过的那种古贝春“光瓶酒”,就拿了来。本来担心这酒的样子过于寒酸不合体统,没想到领导一尝便很高兴,说这酒好喝,不张扬,是真正的“实事求是”,比平时还破例多喝了两杯。